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

在山與海之間

無標題



早晨的七點鐘,我與女友在進去月台前買了點麵包,由台中搭往花蓮。這是至從退伍後最期待的一趟旅行。

無標題

路途上搖搖晃晃,我們搭的是普悠瑪列車,雖然車速較快、車內設備也讓人很舒適,但是移動時卻非常地晃,加上我們坐位後方的兩側是一群喜歡聊天的阿公阿嬤,就算隔著耳機的音樂,還是能夠聽到他們的聲音,從他們的聊天當中大概能了解到他們也是要到花蓮遊玩,每次只要想到他們都這把年紀了還有活力出來遊玩就感到很佩服,所以也就忍著讓他們繼續聊天。

無標題

車廂的出入口,從這邊往外看出去,就像是相機在捕捉影像時所看到的景像,或者是膠卷上的影格。

無標題

到了花蓮以後,民宿的老闆載我們回到住處,我們騎著租賃的機車在市區內閒晃,還記得一年前到花蓮,那時候我幾乎都是用步行跟巴士移動,雖然沒有機車方便,但是卻能夠好好感受花蓮的氛圍。原本預計要到松園別院,不巧這幾天都在休館期間,索性就在附近晃晃,就再騎上一座橋時,我跟女友同時因為這片美景而驚訝到。

無標題

停下機車,我們走到河邊的步道,沿途經過一所小學,這才想起,在一年多前我也曾經走在這個步道上,只不過我是從另一個方向走來,怪不得我突然認不出來。這條步道沿著美崙溪開闢而成,綿延在花蓮市內。

無標題

不久後,我們到了四八高地,原本是軍事訓練的場所,現在已經沒有在使用,但是一旁仍然是軍事用地。往外看可以看到一望無際的海洋,山和海連成一線,多麼不可思議,漁船在海上載浮載沉,像一顆小黑點一般。之後我們便到了七星潭去,直接躺在石頭堆砌而成的海灘上,看著天空,聽著海浪拍打岸邊的浪聲。

無標題

回程的途中,我們又遇上了美崙溪,在過了夕陽時分後,大地漸漸染上一層神秘的藍色,這種藍,我喜歡稱之為「日落藍」,因為它總是會在日落後,在天色未暗之前的交界時出現。

無標題

隔日

在太陽未起前,我們起了個大早,女友是個平常習慣晚起的人,為了要陪我去還是爬了起來,真是對不起她了。

遠邊山脈的稜線清楚可見,大地上的燈火還亮著,足以顯現出山的高大,山就這樣安靜地佇立著,能夠看到這樣的景色視攝影最讓人享受的時候,此刻彷彿就像是靜止一般,只有自己和眼前的這片景色,多麼不真實的感受。

無標題


無標題

來自香港的旅人。

無標題

隔日

因為前幾天的勞累加上壞天氣,直到下午,才騎著車又開始在市區內亂晃,上下這兩張照片是在美崙橋邊所拍的,只是分別是不同兩側。

山脈、雲、巴士、雜亂草叢,能夠生活在這樣土地上,肯定很幸福吧,心也會跟著周遭的山脈一樣寬廣。

無標題

在橋邊的另一側,一隻白鷺鷥正好要掠過美崙溪,在前幾天我們就已經看到許多白鷺鷥,牠們會展開雙翅滑過水面然後優雅地降落。

無標題

隔日

這座建築是在前往太魯閣之前所看到的教堂,主體由石塊所建造而成,在加上歐式的拱型窗戶,形成了一種很在地的建築,十分漂亮。

前一天的晚上,我們討論決定要到太魯閣,這已經是我第三次去太魯閣了,雖然是這樣,但我卻是第一次去砂喀噹步道。

無標題

從入口處看下去,很難想像以前的人是如何建造出這樣的步道,讓人敬佩。

無標題

大水管,我在整個步道內最喜歡的一個點,清澈的寶藍綠色的水,還有一旁巨大的石塊,就像是一個隱匿在城市旁邊的仙境,美得讓人屏息。除此之外,在沿路上,你會看到各色各樣的蝴蝶、蜻蜓與小鳥,這些在城市裡看到不到的生物,本該出現在我們生活中的角落,但是因為都市的開發,牠們全都躲到了這裡...這裡大概也是他們最後的棲息地了吧。這裡的美,難以用照片來表達,唯有親身體會才能了解到這種震撼。

無標題

這是我重新打的文章,原本打好在手機的文字因為自己的手殘全數消失,我是個不太會用文字表達的人,只能盡量用懂得詞會去寫,除了攝影外,這方面我也會更加努力。

來說說自己最近的近況,結束了為期四個月的軍事訓練役,相比起以前的一年、兩年,甚至是更早的三年,已經是短到不能再短,但因為休假的期間瑣碎,也斷了創作,現在這段期間都在面試、找工作,一切上軌道後,要盡快恢復攝影的習慣。有時會迷失,追尋時代的潮流,卻忘了當時攝影的初衷,與他人比較,彷彿自己甚麼也不是。不管怎麼樣,我只想好好地做好自己,不忘自己當時攝影的初衷,記錄自己的生活,用最純粹的心溫暖人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